首页 > 福慧慈缘 > 脱俗企业 > 正文
脱俗企业

陈锋:在佛法和企业之间游移

2017-05-24 10:34:15   

陈锋:在佛法和企业之间游移

整个下午,我都在和陈锋辩论,他是有过深刻思考和体验的,而我追问但姿态,也毫不客气,一步步把他逼到无话可说。到后来,我们就停下来了。没有输赢,只有交流。

民族文化情结

苏小和:今天想向您请教的最大的主题,就是佛教与现代企业之间的关系。马克思韦伯讲基督教与商业的关系。我们也有儒学、儒家与商业的关系。佛教与商业的关系,很少有人做研究,请陈总给我们讲讲。

陈峰:首先,我得更正一下,我从来没讲佛教与企业管理的关系,第二,我也没有资格,本身就没有弄懂,也没有到悟道的境界。我讲的是中国文化。

中国文化凝聚了人类最优秀的思想精华,经过两千多年甚至更长时间,到今天演变为三大传承——儒释道三家。研究中国文化就不得不研究佛法——不是佛教——佛法和中国文化的相互融合。三大家在认识世界、认识生命自身和在世间为众生做事上已经融为一体。他们说我学佛,实际我是学中国文化。儒家思想、佛法思想、道家思想,这三种构成中国文化的核心内容,我都在采求。

今天,物质文明和科技文明带来人类的精神极度匮乏,人类需要重新找回自己的精神价值。在这种情况下,人类必须重新建立新的商业文明。在人类建构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、人生观的过程中,中国文化具有极大的价值,它是造福于人类的重要思想。它将再一次重塑中国的光辉形象。作为中国人,有幸能在历史长河中找到自己民族的根,找到民族将来自立于世界民族的精神境界。

人类现在面临着自然、社会和生命本身的巨大的烦恼。人类在穷凶极恶地开发地球资源,已经受到大自然的报复。一百多年来,咱们被几种思潮所左右,一个是达尔文生物进化论,物竞天择,充满竞争。达尔文只讲了竞争。竞争与和谐的共存才是一个完整的。人类光用了竞争,感到非常疲倦、非常烦恼。第二,凯恩斯经济理论,消费刺激生产,高消费、超前消费、负债消费,总有一天走不下去。人类必须走环境保护型,环境友好型、资源节约型道路。要正确对待人类与自然的关系,人类与社会的关系。

今天的社会动荡不堪,国家与国家、民族与民族、宗教与宗教的矛盾就是不同文化的冲突。只有中国文化中的“和而不同”——相互交融、相互尊敬和相互理解,共同发展——是今天和谐人类社会的重要理念,人类社会的国家矛盾、宗教矛盾需要和而不同,和谐共存。

在我看,今天人类的智慧跟我们祖先比,远远赶不上。我们应该从人类的优秀文化当中,学习这些智慧,重新审视人类走到今天出现的问题,使人类回到一个正确的轨道上。

我认为今天真正有知识、有智慧、称得上中国知识分子的人,应该把心放下来,在中国文化和人类的文化当中剔除糟粕,吸取人类一切的优秀文化,来打造自己的民族文化精神。今天是一个重塑人类优秀文化的时代,中国人肩负着历史的责任。

包容精神

苏小和:有一种说法,陈总是海航是精神教父,海航日常的企业管理、战略是王总在做。

陈峰:我们的王健董事长是很有智慧的人,对海航发展发挥了极为的作用,没有他就没有海航的今天。不仅是他,还有其他的同事,我们的高层管理干部,海航的发展是一个集体的作用,海航的成功是一个集体的成功。海航的战略是集体在不同时期而创造的,每个人都在发挥他自己的作用,海航的舞台使每个人的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。我们的文化使一切有智慧、有能力的人能够导演出很多,演出很多可歌可泣的一些壮丽的篇章来。

苏小和:如果您没有丰富的文化背景和佛法的背景,在海航这样的一个公司,会不会有这么平稳的公司治理结构?您没有跟王总之间构成一种非常险恶的那种公司政治文化,与您的个性、您的文化趣味有关系吗?

陈峰:应该归同于中国文化力量,使我在不断地改造自身,不断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加上王总和其他干部员工对我的包容,大家在海航事业发展中共同进步,才构成和谐文化。

王总也好,其他董事局成员也好,其他干部也好,他们干的事我都干不了,他们本事都比我大。我站在一个欣赏的眼光,看到他们的本事比我大,我由衷地高兴。当遇到问题的时候,我担待,舜帝讲:朕躬有罪,无以万方!万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有成绩了,大家的,有问题了,是我一把手的责任。你要按照这个政治道德来做事,天下无事。你以欣赏别人好、别人做的比你好,而向人学习的态度,那你这个事业就会做好。

海航员工同仁共勉十条里面,第一句话叫团体和睦为兴盛,兴盛的事业不是你董事长的本事多大,而是和睦,主要领导者要修炼自身,要有包容的态度。包容就要修炼自己,克服自己,把自己的我放下,给大家创造一个空间。使别人活得好,替他高兴,事业才能兴旺。这是修养问题。

海航二十年,第二代人产生了,几个三十几岁、四十几岁进入董事局成员,当了总裁CEO,他们干得比我还好,我真心相信他们,支持他们,放手让他们去,最多给点指导。如果搞坏了,那他的命。你改不了人家的命,你只能改造自己。

英雄在于征服世界,圣贤在于征服自己。我向圣贤学习,以一个征服自己的心态,以美好的眼光和光明的心态看待别人。你用什么样的心境看世界,这个世界就是什么境界。你看别人佛,你就是佛,你看别人是好人,你就是好人。你老看别人是坏人,你首先你心就有问题。我的存在价值就是给别人带来利益,此外没我,我是一个念头。以无常的心态看这个世界,把心境放在智慧的境界。古人讲以德养身,以诚养心,以人养天下万物,以道养天下万世,留给人们真正有智慧的文化,人类才能不断地找到自己生存之道。

佛法思想

苏小和:谈谈您跟南怀瑾先生这些年的一些交往。

陈峰:南怀瑾先生是我进入中国文化的导师、引路人。

在我看来,南怀瑾先生是三教法主,百家门师,他是中国文化几百年来的一个集大成者。他把几家融为一体,把难懂的中国文化用通俗的语言讲出来,叫深者不觉其浅,浅者不觉其深,可谓当代的摩罗石。

我在南怀瑾先生那得到了很多启发,读他的书能够认识中国文化。在读他著作过程中,我有幸逐步能够读佛经和中国儒家文化的一些原文。如1500多年以前玄奘法师翻译的著作原文,中国老子的《道德经》。

我还得益于一些禅宗包括秘宗大师的指点,也有接触藏传佛教萨迦派的一些高僧。通过他们认识了佛法,认识了佛法修行这种非常重要的宝贵智慧。但我不是他们的佛教弟子,我是研究中国文化。

在我看来,佛法根本不是宗教。它似宗教非宗教,它是一个生命科学和认知科学。《唯识论》是今天一切哲学的鼻祖,这种哲学的概念超过哲学。他讲人的心是由八部分组成,这种深奥的认知科学和生命科学,是人类的宝藏。简单把佛法说成一种宗教,一种迷信,不是科学的态度。

苏小和:释迦牟尼曾经说,我不是神,而且佛教或者佛法是无神论的信仰或者是宗教。

陈峰:当时他出世就是破掉无神论,他讲求平等,破掉迷信,他是一个大改革家。

苏小和:以您的企业,您的人生阅历,您觉得佛法有没有一个终极答案?我们知道普世价值或者终极价值,在这个问题上您有思考吗?

陈峰:要了解佛法真正价值是你自心对生命的认知,因为一切为心所造。真正悟道,能够深明宇宙本体,你就会得到解脱。它的解脱不是有形的解脱,叫“是法住法位,世间相常住”。按佛法的解释,所有有形世界全是虚妄的,全都是业力所为,包括山河大地。这种情况下,一切有形的东西均是“成、住、坏、空”,什么东西没有,不生不死的,就是它的神石如来藏。这神石由业力所为,创造了如梦幻的各种世间景象。当你自己真正把世间景象修干净了、清静了,就没有轮回和涅磐的区别。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事。本来这个世界就没有来没有走,走的都是你的心,都是你内心的觉知。如果内心觉知,你不会发现这世界存在。所以心的觉知从对心的认识到心的解脱,就是修行的过程和终结。

苏小和:您提到人的生命、人的心,有一个很简单的或者是很深刻的问题,人从哪儿来呢?

陈峰:佛法里解释,一念无明,一念无明以后就产生了业力,产生了念头,产生了男女,产生了性欲,产生了十二姻缘,等等等等。这是一个完整的科学。人的生命中分为六道,上三道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,下三道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。业力不同,果报就不同。只有人道可以有苦乐兼伴,可能解脱这个道。畜生道愚钝没法修,地狱道、饿鬼道太苦,天道太好,也没法修。人生最大价值是能够借人身,在世间实现人的修养,达到生的解脱。这个是一个完整的理论和实践的科学,一分努力一分收获,跟次第一样,是一个完整的体系。

要学这个,得有福报。有四句话来讲,叫人身难得,中土难生,名师难遇,佛法难闻。

人身难得。如大海盲龟,大海有一个乌龟是瞎子,在大海里游来游去,一百年游到上头,找一个木头,木头有一个洞钻过去,才能成人,在六道转来转去,能转到人身是很难得的事。

中土难生。生在没有佛入世,没有文化的地,那你白生了。

名师难遇,你学半天,没有法途,没人教你,也不行。

佛法难闻,没资粮更不行,就是碰到你面上,讲你,你也不听,你没这福报。

人身难得今已得,中土难生今已生,名师难遇名师遇,佛法难闻今已闻。这个需要有自己的资粮福报。

所以人生能够把自己有限的生命,做有利于提高自己人生境界的事,能够让自己造福于社会,造福于他人,能够使其生命放出光,放出热;因为你的存在能够给天下社会众生,哪怕有缘的朋友带来点好处,这就是你的价值。

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,我不喝酒、不抽烟、不吃肉,不吃鱼,生活极简单。人类想要的太多,真正用的没那么多。人生只要有智慧地认识人生,使自己人生时间非常有效地利用,就是最大的智慧和最大的价值。

苏小和:您讲佛法的时候,提到它是一个科学,一个系统。亚里士多德有一个学科叫形而上学,有形而上学,一定有形而下。人从哪里来、到哪里去,对生命的死,您觉得佛法能够提供一个清晰的答案吗?

陈峰:能。答案不仅清晰,而且完整。在你的生活、人生当中步步体现。你修一个层次就是一个体现。比如,在社会对任何事情,以他人的快乐为自己的一切出发点,这就是普世道。修炼中,你会发现你很健康。另外对世间的事一切都明白,叫预知未来。股票下跌的时候,你提前把它卖了,跌到最低股,你知道明天要上来,你就介入了,这种智慧可以说是超智慧。觉知能用在人生的点点滴滴当中。

很多人理上明白,没有实修境界。佛法里讲念止则吸止,念和呼吸是连着的,念头没有,呼吸一定没有。息遍全身,当念头没有,呼吸是全身,还在呼吸。这大健康,天地相往来的境界就到了,你自己可以知道。每一步都有一步的境界,没有实修不知道而已。现在很多人是口头禅,口头禅到生死关头一点用没有。必须要实修,有实修就有方法。

苏小和:这样的解释,这个系统有没有放大人的可能性,或者说放大人的力量,过高的估计人的力量?

陈峰:不存在过高,心的力量很大,大的跟虚空皆为一致的时候,大的不得了。这个世界全是人心造的。大家都造一件事就共业了。今天人类社会发展的问题是人类共业所致,不简单是某一个人的错误。所以我认为教化人心行善,全体人民都善念善行的时候,这个社会一定很美好。每一个人只把自己的事管好,这个世界一定会很好。

苏小和:公司这么大,一定有所谓的公司政治。在体制和非体制、公司人员之间,在传统文化和你的个人趣味之间,您觉得累吗?

陈峰:累是念头。你发现这个念头是空着的话,一切都无所谓了。化烦恼为菩提。所谓累就是烦恼,天下事无时无刻不有烦恼,关键是能不能管住对待烦恼的心,如果你以放下的态度,一个看空的态度,这烦恼自然就无所谓了。所谓烦恼就是执着,世界事没有不变的,念头随时在变。如果你能看透这个,烦恼来了一下就没了,烟消云散。

忏悔实际是一种对自身的反思,任何宗教、任何文化,都有对自身的反省。一个人生来有很多缺点,业力带来的很多毛病。只有反思,不断地修正自己的行为和错误,使自己变得纯粹、变得真诚、变得向善,变得更加有爱心。世间那些阴暗的想法自己化掉,这是一个心灵净化的过程。叫忏悔也好,叫反思也好,叫改造自身也好,叫不断提升自己也好,都是心灵的启迪和活动。这是需要的,如果人没有反思自己的话,这个人不可教,没法进步,这个社会也不可能进步。所以我倡导人们好好反思。

苏小和:著名的修佛者李叔同有一幅书法叫悲欣交集。我看到这四个字,有一种悲伤在,您怎么看?

陈峰:在菩萨看我们这个世界是挺悲哀的,人生苦太多。你我都在火宅里边,不觉其危险,不觉其苦。李法师悟道,临走的时候悲辛交集,自有他自己的大悲之心和解脱以后的看待众生的悲勉之心。我们凡夫境界是看不懂,悲心没到那儿。释迦牟尼佛告诉地藏菩萨,地狱不进誓不成佛,多大的牺牲精神。众生连改一点习惯都很难,活在习惯里,众生太顽劣,理解不了真正圣人们和大菩萨的境界。我们以他为榜样,熏习自己的慈悲之心,使自己的人生改变,获得一个有意义的人生,使自己的生命境界经过多世的累积,发出它的自性光芒来。

苏小和:乔布斯对中国的禅宗有兴趣,他的苹果发展不错。索罗斯是一个犹太人,传统意义上的基督徒,您对中国文化有整体性了解。在这样的比较当中,您最认可哪一种?

陈峰:我认为理到极处都一样,圣人的境界,此心此景完全一致,只是表达形式不同。西方人太自私,所以要给它平等、博爱,西方人文化没那么厚重,信上帝就行了,至心一处,一个境界就行了。人类的文明都是一个地出来的。

苏小和:就是所谓大道至简。您是不是把我们这个具体的人抬得有点高了?康德说过一句话,他是两个东西,一个是头上的星空,一个是心里的道德律。

陈峰:我问你,什么是人?人由两部分组成,有形的和无形的,心理的和生理的,两者相互影响。按佛法观点,人投胎的时候叫神石,也叫灵魂。精子、卵子相接的瞬间,跟它有缘的那个神石在虚拟当中进来,三样东西构成了生命体。这神石就带着过去的业力、所有的好与坏、一生运程,每7天发育一次,10个月怀胎结束,从妈妈肚子里出来。挖掉嘴里的胎毒,哇的一声吸进人间第一口气,叫尝阳气。母体里婴儿是不呼吸的,他靠脐带连着,在羊水里泡着,靠液曝气推动。推动这个生命种子进来,这叫种子气,这个气更来自于宇宙轻生不灭的动力。人吸进了一口气,一见气迅速长大。人到死的时候,这口气吐完。人就活在这个鼻息之间。人死的时候,呼吸先没有。佛法里呼吸叫风大。风大一没有,温度就没有了,温度叫火大,火没有了的时候,水也没有了。接着肉和骨头腐烂,欢虚空,四大分离,没有了。神石在七七49天,最后离开。神石在虚空当中,有一个中阴身,中阴身只有无形没有人身,7天生死一次,7天当中去投胎。人就复而往之。当你知道生命的构成以后,你就会知道他的一来一往。

有的小孩儿,父母没那个习惯,他有那习惯;双胞胎一样的生活环境,有不同的习惯。这是业力的习性。

苏小和:陈峰是谁?

陈峰:我,本人名陈峰,本来就这么一个东西,任命给这个名,我这个名不存在的。

苏小和:陈峰从哪里来?

陈峰:从虚空业力而来,本来就是如梦如幻。

苏小和:虚空从哪儿来?

陈峰:虚空本来就是一个没有边际的一个宇宙本体来的,这个宇宙本体的动力产生了云眼无明。

苏小和:宇宙本体的东西从哪儿来?

陈峰:不知道。

苏小和:是神秘主义吗?

陈峰:不是,现实主义。本身就大的那种能量,虚空当中所有能量全在这里。

苏小和:陈峰到哪儿去?

陈峰:看我自己的修行造化。如果修行造化好,说不定下一次自己能够挣个果位,挣个一二三四,不过来世一定会来的,来什么形,根据众生的需要和我自身的发愿。

苏小和:索罗斯致力于整个人类文明的民主、法制、宪政和市场的开放,比尔盖茨夫妇做慈善基金,治理全球范围的人类疾病。您在这方面的追求是什么?

陈峰:我不像他们那么具体,无论他做什么,发心正确,有智慧都是值得尊敬的。我就是借我有生的机缘,实现自己存在,为社会众生做点事,在社会生活中提升自己的修养,足已。我没那么大的抱负。我觉得自己如履薄冰,在自己的岗位上,能够维持到现在就不错。我做梦都没想到企业做这么大。我发现王董事长,一些年轻人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,海航就是创造了一个无数优秀人物的舞台,造福于天下的众生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。

佛眼看中国

苏小和:佛教或者佛法是外来的,跟中国文化完整地整合在一起,成为中国文化的传统的一部分。中国文化、儒家文化在某种意义上是开放的,是包容的,现代企业制度也是一个外来事物,结合您的人生经历,您认为这之间有没有一种逻辑上的同构性?

陈峰:有。两三千历史中,中国曾经有近一千年引领世界,到乾隆年间成为世界最富、最强大的帝国,GDP占了全世界的四分之一。从乾隆以后开始衰落,一百多年历史,到今天再次复兴。我认为今天中国能够再一次复兴,有四个原因。

一是它的国土面积,明代以后构成中国多民族、多文化的辽阔疆土,构成了东西南北这种发展的腹地和梯次。欧洲国家都是一个小小的单元,大则不过几千万,小则不过几百万,它的结构无法形成完整的力量。

二是人口众多。人口在没过基本温饱以前是包袱。过了基本温饱,两个效应出来了。一个是消费,中国人成了拉动全球消费的重要力量。二个是人口素质提高,中国人才走向全世界,为世界做出很大贡献。

三是数千年不中断的历史,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巨大的政治文化。在中国社会政治结构的发展中,这种文化历史、这种智慧帮助这个民族找到正确的发展道路。

四是文化。中国文化之所以悠久,带来这么多智慧,是因为它的包容。中国文化最大的力量是包容,吸取人类一切优秀文化成果,不断地更新自己。

我归纳中国文化三个基本特点:其一,天人合一,回答了人与自然的关系,正确的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,这对解决今天人与环境的问题,具有重大的指导思想。第二,和而不同,包容不同的人与社会、不同民族的这种智慧。第三,追求生命智力的境界,从哪儿来到哪儿去,中国的佛家思想、道家思想都回答了,方法都告诉你了,只要照着做一定有效果。

中国文化将重振它的历史的辉煌,中国梦,指日可待。

苏小和:您怎么解释工业革命以后中国的衰落?佛教与中国文化是一个开放的,自由的,包容的,为什么到了工业革命之后中国人忽然间开始封闭了?

陈峰:按释迦牟尼佛的观点,成、住、坏、空,到顶级就一定衰落。人的天性在那儿。好日子多了,人们骄傲自满,奢侈,忘记了自我,衰落是一定的。中国文化里边富不过三代,一千多年领先,到了极处,必然衰落。成、住、坏、空是铁的规律,有形世界一定如此。所有世界全处在变化之中,由坏到好,由好到坏。

外国侵略实际介于自身的腐败,好日子过了,大家都是不求进取,人家进步了,你就麻烦了。北宋,中国科技很牛,后来没进步。外国人勤奋,运程也有,造船舰炮力,再加上掠夺殖民地实现了富强和积累。但是,欧美国家的历史,到殖民地时期,靠船舰炮力,这种发展是血泪的历史,一百多年欧美国家是霸道制。

中国文化的骨子里不是这种文化,没有侵略性。中国文化是王道,是自身发展,有好的文化教化大家,以自身的繁荣吸引周边国家人民,给他们带来利益,是用利益和文化吸引人家,不是强迫人家。

分享到:
相关新闻
资讯推荐
更多>>

鲁山县大雷音寺于戊戌年顺...

鲁山县大雷音寺于戊戌年顺星消灾祈福供灯法会圆满结束[详细]

名刹大德
更多>>

念佛人每日诵念思惟

 念佛人每日诵念思惟    一、 对弥陀恭敬信顺,对他人恩慈体贴,对自己谦卑...[详细]

活动专题
更多>>

鲁山大雷音寺将于农历三月...

鲁山大雷音寺将于农历三月三举办大型放生祈福放焰口法会[详细]

中国佛教传媒网 电话:0375-5706666 欢迎批评指正
中国佛教传媒网 电话:0375-5706666 欢迎批评指正
中国佛教传媒网 电话:0375-5706666 欢迎批评指正